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执行程序 >

执行程序中案外人怠于行使权利案外人的债权人能否代位异议?

归档日期:06-01       文本归类:执行程序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执行程序中,被执行人主张其财产登记在第三人名下,第三人书面同意登记在其名下的财产可以被执行,未提出异议。而第三人的债权人的债权将会因为第三人的同意执行而遭受不能清偿的可能,此时第三人的债权人能否代为提出异议?

  1、因南联电业公司未按生效调解书内容履行,债权人百富隆公司向深圳中院申请强制执行。

  2、深圳中院在执行过程中,裁定查封了登记在案外人南海发电厂名下案涉土地使用权。后深圳中院委托中山中院执行。

  3、后南联电业公司和南海发电厂共同向中山中院出具《情况说明》,内容如下:“案涉土地使用权的所有权人为南联电业公司,南海发电厂系其名义持有人,双方同意执行。”

  4、另有富昌公司在执行中主张其为南海发电厂的债权人,南海发电厂将其名下土地实际所有人确认成南联电业公司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其债权权益。

  在案外人在执行程序中怠于行使权利提出异议的情况下,案外人的债权人能否代为提出异议?

  一审中院:本案执行过程中,南海发电厂书面确认登记在其名下的案涉土地使用权系南联电业公司所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条第三款规定,对上述土地使用权进行查封并处置符合法律规定。关于富昌公司主张其是南海发电厂的债权人,其债权并未经生效的法律文书所确定,即富昌公司与南海发电厂之间没有确定的法律关系,其对拍卖涉案土地提出异议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二审高院:案涉土地登记在案外人南海发电厂名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可确认涉案土地使用权属于案外人南海发电厂所有。虽然《情况说明》确认案涉土地使用权的所有权人为南联电业公司,但该《情况说明》并不能发生改变案涉土地使用权属于南海发电厂的效力。因此,南海发电厂和南联电业公司主张涉案土地使用权属于南联电业公司所有,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当事人如对涉案土地使用权主张权属,可另循其他法律途径解决。

  再审最高院:在中山中院查封、拍卖登记在案外人南海发电厂名下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案外人南海发电厂作为登记权利人,本来可以提出执行异议寻求救济,但由于南海发电厂未提出异议,导致其债权人富昌公司的债权有不能实现之虞。在这种情况下,富昌公司以法院执行登记在案外人南海发电厂名下土地使用权侵害其债权为由提出异议,实际上是为保全自己的债权而代案外人南海发电厂提出异议,异议的主体虽然是案外人的债权人,但异议事由系基于对涉案土地使用权主张实体权利,异议的根本目的在于排除对涉案土地使用权的执行。因此,该异议本质上是一种实体性异议,只有参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的规定进行审查处理,才能为各方当事人提供充分的程序保障,确保最终通过异议之诉对涉案土地使用权的权属和能否执行问题作出裁判。

  在案外人对执行标的享有排除执行的实体权利而怠于提出异议,导致其债权人的债权有不能实现之虞时,案外人的债权人代位提起案外人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参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的规定审查处理。

  第二条第三款 对于第三人占有的动产或者登记在第三人名下的不动产、特定动产及其他财产权,第三人书面确认该财产属于被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

  第九条 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二百二十七条 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基于本案主要讨论两个问题:一、执行程序中案外人的债权人(利害关系人)能否代位向执行法院提执行异议;二、案外人的债权人代位异议依照民诉法二百二十五和二百二十七哪一条受理?

  本律师认为:执行程序中案外人的债权人(利害关系人)可以代位向执行法院提执行异议;二、案外人的债权人代位异议依照民诉法二百二十七条审理。

  此为本问题的结论,下文对该结论进行法理探讨,有兴趣的读者(有法律基础者)可以继续了解。

  对于第一个问题,本案中一审、二审、再审法院均对该问题进行了肯定回答,最高院甚至在本案中明确了代位异议的合法性。那么本律师主要对其背后法理谈一下个人的理解:

  首先根据《合同法》关于代位权的立法精神,在权利人怠于行使权利导致其债权人债权受到损害时,债权人有权代位提起诉讼。虽然该代位权的行使条件有诸多限制,但至少应当得出权利人的权利行使会受到其债权人利益的限制这一概括性结论。本案中,如案外人书面提出异议,根据执行规定中关于被执行标的权属的确认规则,其异议被支持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其放弃提出异议的权利,无论是基于其对基本事实的尊重还是逃避执行的非法目的,在其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的条件下,这都必然地损害了其债权人的权益,且该损害的事实仅仅是案外人的一份书面认可。在案外人的债权人提出异议的情形下,如此的草率判断有违精准执行的司法精神和民法所确立的“诚实守信”基本原则。

  因此在案外人放弃异议权利,而案外人的债权人又提出异议的情形下,在司法程序中应当对上述争议进行一个明确地判断,排除案外人躲避债务的可能性。

  那么这个司法程序是否应当包含于执行程序中呢?首先,案外人债权人的异议的目的在于阻却(至少是中止)执行,如此才有后续程序的进行,如通过执行回转程序进行救济,那案外人债权人的时间利益将无从得到保护,也可能顺应了案外人转移财产的主要目的。故对于此种情况,我们至少应当得出一个结论,即要赋予案外人的债权人能够中止执行以寻求后续救济途径的可能,而中止执行的权利实现,应当是向执行法院进行异议。

  综上,仅此论证本律师认为案外人的债权人在此种情形下,有权向执行法院提出异议。

  对于第二个问题,该异议如何审理的问题?案外人的债权人之所以提出异议的原因,在于其债权将会受到不能清偿之可能,案外人的债权人提出异议是基于其享有对案外人债权的这一实体权益而提出的,这也是案外人的债权人能够代为异议的法理基础,故根据实体权益阻却执行的异议,只能通过民诉法二百二十七条提出;其次,在此种情况下,案件的裁判焦点,在于被执行标的的权属,即被执行人是否为执行标的的实际权利人(或案外人的债权人对标的物在执行程序中是否有信赖利益)。标的物的归属判断属于实体权益的判断,从这个角度讲,也应当得出按照二百二十七条审理的结论。

本文链接:http://incardex.com/zhixingchengxu/8.html